header photo

常识--五柳村科学自然与社会文化之页

木然:被不断扭曲的共产主义

March 12, 2015

东网评论 3014年10月2日


在中国,人人都知道共产主义,人人都说共产主义,人人心中都有一个共产主义,人人都说不清楚共产主义是什么,人人又都想说清楚共产主义。共产主义成了人人都可以打扮的小姑娘,打扮之后,都在比谁的共产主义小姑娘更漂亮。共产主义的小姑娘越是漂亮,就越显得荒唐可笑,就越是成为没有骨感的僵尸般的乌托邦。

无论谁讲共产主义,都得从马克思说起。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他自己在不同的时间段里都有不同的表述,每一时期表述的共产主义又具有不同的内容。他也从来没有对共产主义下过定义,当后人把他的观点当成教条时,他说他自己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这种共产主义的内容如果以学术的研究表达出来,普通人还终归还是不知就里。实际上,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最有核心内核的,就是自由问题,是每一个人自由发展的问题。也就是说,马克思思想的核心就是自由。只是马克思的个人自由观,从它产生那一时刻起就决定了它必然灭亡。阶级斗争、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集体主义从来都是与自由毫不妥协的敌人。

就是这种自由的共产主义,也被后来的人不断地曲解,最终曲解成极权的共产主义。列宁把共产主义整理成教条框架,这一框架包括:生产力极高度发展、物质财富充分涌流、计划经济、公有制、按需分配和国家消亡。共产主义化为苏联的实践成了战时共产主义。和平时期就没有共产主义,只有社会主义,实质上只有极权主义。中国照抄照搬苏联,共产主义化为中国的实践,就是大跃进,共产主义实践最后以死几千万人告终。在搞了文革大革命之后,毛泽东式的共产主义理想就逐渐淡出。虽然毛泽东时代人们也偶尔谈论坚定共产主义信念,但共产主义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谁也说不清楚。

那些社会主义国家的领袖总是强调共产主义是天堂,实践证明的却是,把人带到天堂的努力,都成为人间地狱。朝鲜现在还强调共产主义就是大米饭加牛肉汤。这样的共产主义会让西方人耻笑,也会让马克思本人感到羞愧。一个自由的共产主义,变成了一个吃饭的共产主义,这其间的共产主义概念转换与歪曲,最终让自由失去了历史、逻辑与事实的三重依托。

如果回到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上来,把自由定为共产主义的核心价值,那么,人们就会发现,自由核心价值需要的恰恰不是以计划经济、公有制、按需分配、国家的消亡为前提的。自由需要市场经济、私有制、机会平等,需要国家保障自由。列宁概括的共产主义特征没有一条与自由相容,而是都与自由相对立或敌对。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对列宁的斯大林的共产主义观进行了彻底批判,认为共产主义没有自由,只有奴役。自由即奴役,和平即暴力。控制人心智的计划经济与公有制,使人丧失了自由的物质基础。国家权力在物质、精神、思想上的滥用,使得个人自由荡然无存。

理论家谈论的共产主义是生产力极高度发展,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这种观点违背了经济学的基本常识。经济学的基本常识是任何资源都具有稀缺性,资源的稀缺性强调的是资源的优化配置,而不是按需分配型的资源滥用。既然资源是稀缺的,也决定了生产力即使极高度发展,也不可能达致物质财富充分涌流的状态。人的自由发展是有边界的,这个边界首要的一条或者核心的一条是法治,没有法治,就没有自由。国家实行法治,才能保障自由,没有国家保障的法治之下的自由,根本就不是自由。自由的另一个边界就是理性的边界,一个人的理性有限,就决定了人不可能全面发展。如果承认理性的无限,其逻辑就会导出理性的滥用。充分运用理性,就是要充分认识到理性的限度,否则会既失去理性,又失去自由。

理论家的共产主义并不是完成的逻辑体系,甚至根本就不是体系,而是一种预测,或者就是一种猜想,这种猜想当成政治家的信念,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信念。共产主义的逻辑不自洽,内容凭空想像,特征似是而非,建立这样基础上的信念只是在建空中楼阁,在沙滩上建摩天大楼。

强调共产主义信念造成的吊诡结果是,越是强调共产主义信念,官员越没有信念,官员们越是迷信各种功利性的东西。拜佛烧香以求升官发财,就成了官员们的真实的写照。共产主义被扭曲是必然的,是不避免的,因为它既不是理论,也不是信念,它就是一个没有事实根本的猜想,一个对社会进步的迷信。把社会进步的迷信视为坚定的信念,只会让社会道德滑坡,使价值观混乱,听任整个社会信仰的迷失。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