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photo

常识--五柳村科学自然与社会文化之页

陶世龙:召唤封建亡灵--反科学思潮出现在中国的一大特色

November 24, 2013

“以崇尚科学为荣 以愚昧无知为耻”学术讨论会6月26日在中国科学技术馆举行
这次讨论会是由中国无神论学会、中国反邪教学会联合中国科技馆 、中国科普研究所、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举办的。出席会议的有上述五个筹备单位,以及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所 、人民日报、新华社、国家宗教局、中国科学院心理所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武汉理工大学 、北京同仁京苑医院、北京科技大学、北京语言大学、北京师范大学 、北京第八中学、中国科协信息中心、人民网、北京科技报 、大众科技报等单位专家学者50余人。何祚庥、杜继文、郭正谊 、王渝生、汤寿根、文有仁、陈祖甲、朱国伟、李亚舒、王二平 、张淑芳、李曦、尹传红、沙锦飞、陈家忠、李志英 、唐燕等在会上作了发言。中国科普研究所居云峰、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陶世龙、中国科技馆欧建成作了书面发言。陶世龙的发言即五柳村已发布的《召唤封建亡灵--反科学思潮出现在中国的一大特色》。

 

召唤封建亡灵--反科学思潮出现在中国的一大特色   

 (本文系2006年6月25 日在五柳村发出,所在网址消失,据[育则维善余言]转发收藏的文本转回)

      二十多年来,中国经济建设取得的成就,前所未有,举世瞩目,无可争议。但出现的问题之多,也是前所未有,社会矛盾加剧。借此,有人将这些问题的产生,归咎于改革,还有人追源溯始,怪罪到“五四”新文化运动请来德先生和赛先生。或称在中国实行民主,是“祸国殃民的选择”;(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中国科学院国情研究中心的学者康晓光的话[2005-2-1])或将陈独秀提出“国人欲脱蒙昧时代,羞为浅化之民也,则急起直追,当以科学与*并重”,视为“用极端丑化中国文化、浮夸西方科学之伟大的手段,误导社会。”(当代理学网,2005-12-23;  国际易学联合会,2004-12-21;胡阳、李长铎的文章) 

      他们赞帝王独裁之体制为德政之所出,奉愚昧落后之文化糟粕为不可触动之传统,是古非今,自觉不自觉地在为封建亡灵招魂。

     其实在德先生和赛先生进入中国之初,即曾遭遇这类阻力。早期如义和团视外来先进文化为洪水猛兽自不用说,民国建立后出现的“国体问题”之争和“科玄论战”亦其反映。今日之反科学与反民主的思潮,以外来的后工业时代的反思面貌出现, 骨子里仍不过是封建意识形态顽强抗拒进步文化的继续。 

        中国是否需要民主,实行什么主义好,当前争论很多,也很激烈。我赞成不管白猫黑猫,逮着耗子就是好猫,对于主义之争,不感兴趣,这里仅就当前出现的反科学思潮,作一点初步探讨。

     (一)皇权与神权合一的再现    中国的封建专制政权无一不依靠暴力,但仅仅暴力也难以维持其统治,“受命于天”是中国的君权神授,成为他取得至高无上权威的根据,“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 (《易经·系辞上传·第一章》)“天人合一”即神权与皇权结合的天命论,是维系封建等级秩序特权体制的命根子。皇帝下诏,必称“奉天承运”,连宋江占山为王,也要竖起“替天行道”的大旗。只有得天命才能得到超越贫富、地域,无论宗族血统的拥戴。    因此,利用自然灾害对人们造成的心理影响,宣传天谴,历来是以神道设教聚众者的惯伎;逃到海外的那个大师的信徒,便一直在把发生在中国大陆的自然灾害作为上天的惩罚,是报应,用以蛊惑人心。2004年12月26日印度尼西亚地震海啸发生后,在国内鼓噪一时的“敬畏自然”,似乎有点现代色彩,也不过是中国传统的天谴论,披上个保护环境的外衣而已。  

          本来人们用“敬畏”来表示应当爱护自然,尊重自然,或拟人化以求语言生动,无可无不可,但此时提出“敬畏自然”,则是借机要人们听从他们的说教,对自然顶礼膜拜。某些自称是传播科学又有文化的人士,加以发挥,还将自然灾害的频繁发生,归咎于科学技术的发展,更暴露出他们反对科学的面目。不过在何祚庥院士发表“严厉批评一个口号,即所谓‘人要敬畏大自然’”((何祚庥:人类无须敬畏大自然《环球》2005年第2期),并经过一番辩论后,“敬畏自然”理屈词穷,这个口号渐渐淡出,在方舟子《人类是否敬畏大自然之争述评》中,对这一过程有比较详细的记述。    但“敬畏自然”作为口号的淡出,并不意味对皇权与神权结合的“天命”崇拜消失。这种植根于小农经济宗法社会的意识形态,在中国有深厚的土壤,许多中国的特色均由此而生。

         中国古代的天人合一,本有多解,其中固然含有自然之天,有人与自然和谐之意,但并非主流。作为长期支配中国社会意识形态的“天人合一”,则是神权与皇权的合一,所以武则天想当皇帝,就要争取去“封泰山,禅梁父”,这是在庙堂之上。我家祖屋香火上供奉的是“天、地、君、亲、师位”,这是在民间。“敬畏自然”在民间其实并不会有多少人能解其意,但听天由命,则是很普遍的思想。中国真正有宗教信仰的人少,但万物皆有灵则很普及,某地出现花妖木怪,通灵超人,山神发威,菩萨显圣,都可以不乏信众。河北某县一座无名破庙三尊泥像,曾引来数万群众上香膜拜;郭正谊先生那里有录象可以为证。还有个例子,也是郭先生提供的,闹非典时,传说有个婴儿生下来就会说话,告诉大家喝绿豆汤可防“非典”,说完之后这就死了。这样一个谣言,居然不到一天就就传到四个省市,是又一例。

        更值得注意的是造神。李冰封先生记述他去韶山瞻仰毛主席雕像的路上,导游小姐介绍,这雕像运来,路过井冈山时,汽车就开不动了,但车上机件无任何毛病,是说明毛主席要“重上井冈山”,要在那里过夜。于是过了一夜,汽车很顺利地开动了。又说,雕像运抵韶山,正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百岁诞辰的前几天。那天中午,天上竟是“日月同辉”。而这些故事,是上面发下材料要他们讲的!(李冰封:拜谒纪感,《同舟共进》二○○一年第六期)一张2005年12月26日在韶山拍的照片显示,这尊雕像笼罩在一片烟雾之中,那是大量鞭炮爆炸的效果,雕像前跪着一大群人顶礼膜拜,报导引述其中一位长者说,他希望「毛爹爹保佑自己的孙子考上名牌大学。」 (陶世龙:把毛泽东奉为神就能建成非常道德的社会么?)

       诚然,部分群众硬要把毛泽东当菩萨来敬,那是他们的个人自由,但也说明皇权与神权结合的“天人合一”的传统观念仍在起作用,现在有的风水师更已在明目张胆地宣扬,毛泽东得天下,是他的父亲葬进了风水宝地,军阀何键派人去破坏又因乡亲保护没有成功之故。(风水师妄议“毛泽东成为开国之君”是祖坟风水好)甚至还有人将中国领导人的上台下台,附会为天安门广场或中南海风水没处理好所致,以及评论谁个宗祠的风水好,风水大师早就预言有人致九五之尊云云。浓郁的封建意识暴露无遗。

        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说:“我在乡里也曾向农民宣传破除迷信。我的话是:‘信八字望走好运,信风水望坟山贯气。今年几个月光景,土豪劣绅贪官污吏一齐倒台了。难道这几个月以前土豪劣绅贪官污吏还大家走好运,大家坟山都贯气,这几个月忽然大家走坏运,坟山也一齐不贯气了么?土豪劣绅形容你们农会的话是:‘巧得很罗,如今是委员世界呀,你看,屙尿都碰了委员。’的确不错,城里、乡里、工会、农会、国民党、*无一不有执行委员,确实是委员世界。但这也是八字坟山出的么?巧得很!乡下穷光蛋八字忽然都好了!坟山也忽然都贯了气了!神明么?都是很可敬的。但是不要农民会,只要关圣帝君、观音大士,能够打倒土豪劣绅么?那些帝君、大士们也可怜,敬了几百年,一个土豪劣绅不曾替你们打倒!现在你们想减租,我请问你们 有什么法子,信神呀,还是信农民会?’”(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毛泽东是反对信神,反对风水迷信的,想不到今天他本人却被当成神来供奉;他之能衣锦还乡,竟也是亏得祖坟贯气!    现在都已知道,失败的三门峡水库的修建,很大成分是为了印证“圣人出,黄河清”;一块石头中有近似“中国*”的字样,也被大肆宣扬,并被命名为“救星石”,都反映着天命论的传统在中国如何顽固地存在。这些人看起来是在颂扬,然而把胜利归功于天意,归功于风水好,又置为革命而奋斗流血牺牲的人们于何地!按照这种思维,“"风水"推倒了烈士纪念碑”倒也不奇怪了。(烈士墓碑让位迷信庙,倒掉的是什么?)    为此,在这里我要特别讲一下风水,因为我认为,风水不仅是一种迷信,而且是一种危险的迷信。    宗教或别的什么迷信,大多是叫你听天由命,宗教对信徒不作满足现实功利要求的承诺,要求他们不修今生修来世,不要去干坏事,所以处理得当,有助于社会的和谐。风水则不然,说是可以给你改变命运,而且立杆见影,得到升官发财,妻妾成群,多福多寿多子孙的好处。“一命、二运、三风水”,常被风水师拿来自夸,就说明了它的性质。“三百万元造一正省级的命 ”,如果说贪官原来还有心理压力,风水使你感到命该享受,可以放宽心更加肆无忌惮了。贪官背后多有大师,我看道理就在于此。(人民网—人民时评:贪官背后,为啥多站着“大师” )
    还不能忽略另一面,用破坏风水来使人倒运,当然是用于仇人或竞争对手。于是两家人甚至是亲兄弟,会因此而打架、打官司。派人去挖李自成或毛泽东的祖坟,更是应用到军国大事上来了。
    贝聿铭设计香港中银大厦,尽管照顾到那里对风水的迷信,作了让步,并解释大楼的形象好比雨后春笋,是中国传统中再生和希望的象征。然而,“风水先生把他们的观点告诉了新闻界:贝聿铭可以充满诗意地把大楼比喻成充满希望的春笋,但在他们眼里,大楼是一柄带有三角形尖刃的寒光四射的尖刀。”大楼有些尖角是直指总督府邸的,政治化为国际事件了。(据《贝聿铭谈建筑风水》,通房网)此事至今仍被崇尚风水者反复宣扬,但能说明什么呢?恰恰说明风水是无事生非的致乱之源。   

        在中国民间,因风水而发生纠纷的事件,至今层出不穷,[风水水闸]导致汕头市村民冲突(香港文汇报);为"正风水"砸掉阳台墙迷信女士惹恼同楼老邻居(青岛晚报) ;因“风水”亲兄弟反目经劝说化解“心病”(衢州日报);迷信“风水”兄弟矛盾激化(闽南日报)这类消息,时有所闻。于是也就有人写文章告诉您,先看风水再进新房,以避引起争端。你的镜子正对我家客厅,这是“照妖镜”,“克”我家“风水”!(海南房地产网)今日风水迷信之猖獗,于兹可见。

    (二)穿上科学的外衣    必须指出,看风水从北洋政府、国民政府到人民政府都是被明令禁止的,有关法令条例至今并未废除,所以刊登有风水内容的广告,要被工商管理部门罚款,(含风水等封建迷信的内容广告将会受到广告费1至5倍的处罚)风水师仍无法作为一项职业来登记,看风水是不合法的。(广州众房屋中介装修店暗做“风水生意”)但事实上,现在看风水已大行其道,(风水先生风行湖州楼市);风水先生不仅日进斗金(“风水先生”月入过万 建筑业是最大消费者/新疆华兴时报, 风水先生”成热门行当 自称一年能赚二三十万)而且还已在妄议国家大事。

         何以能致于此?在风水学院派与民间派互争谁是真风水的论战中,一位学院派的支持者对民间派的批判,正好做了回答。现照录于此:没有广大学院派对周易,风水等传统文化的大力弘扬,风水, 周易预测等在文革中就被打成封建迷信的瑰宝,如何能重见天日,再放光芒.重新获得学术界,政府,媒体.社会的广泛认可和支持,所以说少数目光短浅利欲熏心的江湖风水师反对学院派高校老师研究传授建筑风水学是极端愚蠢的,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得不偿失,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个别江湖风水师肮脏见不得阳光的丑陋内心.你要是真正掌握周易大道,就该明白这个时代是传统文化伟大复兴年代,电脑网路信息传播,现代教育制度的平等机会,已经彻底摧毁了少数江湖人物梦想永久垄断风水,周易传统文化知识的念头,普及风水,八卦等传统文化知识的洪流是不可阻挡的,任何想反其道而行的江湖小人,必然会被时代淘汰,变成垃圾笑料。(个别江湖骗子风水师为何妒忌大学老师传授风水,房地产门户-搜房网>业主论坛)

         有些话说的不准确,风水和看相算命早就被认定为封建迷信,那里等到文革。但也说明了今天的风水迷信泛滥,一些在大学的风水鼓吹者所起的恶劣作用。

         建设部曾表态“目前建设部对学术界内对建筑风水学的探讨研究表示尊重。同时,建设部从来没有授权任何单位或个人开展有关“建筑风水师”认证培训并有颁发证书的行为。”(建设部否认风水培训认证人民网2005年9月15日 )可以理解为在学术的范围内研究风水是可以的,但并未给风水师以合法身份。学院派正是利用了学术研究这个名义来为风水迷信翻案,事实上他们的活动早已超越了学术的范围。    在学术研究的名义下,他们致力于把风水化装成为科学,“风水学是地球物理学、水文地质学、环境景观学、生态建筑学、宇宙星体学、地球磁场方位学、气象学和人体信息学合一的综合性科学。”(南方网:什么是建筑风水学)已成了他们的口头禅,还有现代风水学、科学风水学、景观风水学、生态风水学、风水场、生态风水场、...等等名目也在被使用。

        然而,在中国古代有其中任何一种“学”吗?没有。近代科学各学科,没有一科是在中国建立的。    再看看这些“风水是科学”的鼓吹者,有谁真的懂得这些学科?没有。几个出身于建筑学、哲学、物理学、地理学等学界的个别人,不过是业余或改行转向风水,也没见他们在有关各学科上的论著,他们凭什么就能将风水定义为包含这些学科的综合性科学?所以尽管他们炒作很凶,有关学界并不买他们的账。而且只要他们涉及这些学科的具体内容,就会露马脚。如在小学生都知道地球有板块构造的21世纪,他们还祭出中国众多山脉发源于葱岭的“龙脉说”,徒见其封建遗老的丑态。

        另一面,那些风水师也嗤之以鼻:“所谓有科学道理的风水根本就是为伪风水,就象两性人,论男论女都不是真的。风水被弄得不伦不类,是因为风水圈子里尽是这些半男不女的人,他们既不懂科学的道理,也不懂风水的道理。 要保持风水的尊严就必须卸下伪风水的科学外衣,堂而皇之地去谈论风水。” (建筑师_业主论坛_献给《风水杂谈》) 所以尽管他们为论证风水是科学费了不少气力,仍是徒劳的。

         但是,他们不会放弃努力,因为在中国大陆现实条件下,他们不能像港台的风水师,干脆承认自己是“命理之学”或“似是而非的唯心主义哲学”,穿上科学的袍服才能有广阔的活动空间,这与那些什么功成为中国科协下的一个组织后才得到大发展类似。因此他们采了偷梁换柱的手法,将构成风水核心的迷信内容讳去,塞进今天才有的科学,并将古人一些对自然的正确认识,一古脑儿拉来以风水名之,宣称这才是风水的本来面目,迷信是后来被江湖术士加进去的,然而,将中国历史上存在过的风水拿来一比较,就不能不问,这是中国的风水吗?民间派比他们老实。

        学院派推销的不是《葬书》定义的风水,是他们自己的风水,难怪有人要说,既然“‘风水’是环境学,建筑风水就是生态环境学”为什么不用这些“冠冕堂皇”的名称,非要顶着“风水”的恶名呢?道理也简单,风水已是一个超自然神秘的专用名词,而没有了这点神秘也就不值钱了。    他们还用这是东方的特点,来给风水加上科学的桂冠。“风水的这套思维方式对客观世界的认识和西方的科学的思维方式是不一样的,东方的思维方式是感悟,对客观世界的事情认识是靠一种感悟,来认识客观的事物,西方世界是靠实验抽象的办法”,“东方人是闭着眼睛想世界,而西方人是睁大眼睛看世界。东方是靠感悟感知世界,两种思维系统,两种办法对客观世界都会达到一个共同看待的结果,所以东方的学术和西方的科学是有很多相应相同之处的,是可以作为互补的,并不是说西方是好的,东方的东西是垃圾。  (于希贤:国际视野下的中国风水 2005年12月30日15:00 南京搜房) 武汉大学优秀*员唐明邦教授也说:“直觉思维是风水术成功的奥秘”。“归根结蒂,妙在点穴。然而点穴之微妙,绝非单纯依据风水学理论进行逻辑推论所能定夺,端赖术数家灵机一动的直觉。(摘自首届中国建筑风水文化与健康地产发展国际论坛唐明邦 的发言)    实际上他们已承认风水不是科学,不过他们认为科学之外还有科学,东方的科学,风水即其一种,不知是与“科学文化人的核心”江晓原、刘兵和吴国盛“所见略同”,还是采纳了他们的建议。

         因为更换科学的概念和标准,由他定义为科学就是科学,是“科学文化人”给科学“釜底抽薪”的策略。江晓原先生早在1991年就发现柯云路的“《大气功师》是迄今为止各种谈论科学外理论的论著中最精致,最经得起诘问的一种,它将科学外理论推进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相当成功地找到了一条贯穿各种科学外理论的主线。柯云路相信:举凡命相、推卜、星占、中医、风水、变形、土遁、意念摄物、隔墙出入、预知未来乃至移山填海、呼风唤雨,甚至摄心招魂,都可以用同一个原理--气功来解释。”“这种解释比前此一切尝试都更能自圆其说。”“科学外理论为什么必须接受科学理论的某些评价标准呢?况且这些标准因为自身的不完备也在经常新陈代谢。如果科学外理论敢于另外提出一套评判标准(比如包括;时空可以超越、实验不必重复、‘诚则灵’可以接受等等)”。 (江晓原,“科学外理论”争取生存空间--《大气功师》读后,《中国出版》1991年第1、2号合刊)    学过科学哲学的江先生确实厉害,如果他的这些“评价标准”立起来,还有什么巫术迷信不是科学呢。有趣的是,一篇似乎是“科学文化人”化名写的文章,曾对学院派揶揄了几句,称他们也陷进了科学主义,但最后是殊途同归了。    “后现代”或“后工业社会”与古老的中国封建意识形态奇妙的结合,这就是我看到的今日出现在中国的反科学思潮的特色。

    (三)我们能做什么?

       对于这种有中国特色的反科学思潮,或许有人以其荒唐而一笑置之,但实不可掉以轻心。如前所述,它在中国有深厚的基础。1947年,贺昌群先生在《观察》第2卷24期上发表的《中国历史悲剧》中提出,中国是一个在封建岩石上建筑的堡垒,担心中共使用武力取得了这个堡垒后,势必重新在这个岩石上建筑一个堡垒。如作为基础的岩石未变,这堡垒会不会仍是封建的呢?从改革开放后的形势来看,这个担心似乎不必了,特别是经济要回到过去再无可能,但从反科学和反民主的思潮出现来看,意识形态领域倒真值得担心。多年来都是讲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却对封建主义复辟没有警惕。

         特别是这些反科学的思潮是打着弘扬传统文化的旗号出现的,适应了人们爱国主义的情绪,因而能有一定的市场,如杨振宁成为网上挨骂最多的人之一,始于他讲了易经的思维方式阻碍了科学在中国建立,而凡有对古久先生的陈年流水簿稍有不敬,就会招来一片骂声。在新浪网组织的“东方思维能否拯救中国科技”的辩论中,当主持人司马南说了:“阴阳五行思想是天才的胡扯"以后.刘华杰先生马上抓住:"你说是天才的胡扯,这你对我们的祖宗不敬,对传统不敬,中国人世世代代繁衍,并不是靠近现代的西方科学中华民族才延续至今,中国人有自己的科学,自己的天学、算学、医学、农学、地质学等等,这些东西是非常优秀的,否则中华民族也不会有今天之强盛。”刘先生还是学过一些现代科学的尚且如此,其他可想而知。

        因此,尽管风水早已成落水狗,然而它还是能爬上岸来,现在几乎是风水无处不在,人的生老病死,连学习考试,婚姻恋爱生孩子等等等等,都在讲究风水,超越一切,管着每个人的命运,而话语权在风水师那里。风水的缺口一开,千里之穴溃于蚁穴,不能低估这些看起来不值一驳的反科学思潮所能产生的影响。 

       我们能做什么?

        对我自己来讲,也就是说点自己的话。看到不对就说。我注意到,经过文革,大家厌倦了斗争,痛恨整人,王蒙先生提出《论“费厄泼赖”应该实行》,许多人赞同,但也出来一个现象,明明是错误甚至是邪恶,却少有人说话,不仅是老鼠过街无人喊打,谁喊打了,还会招来一帮老鼠乱咬,他们并不讲“fair play”的。今天大家都在讲社会风气败坏,为什么会如此。我看就有这个原因。

        说了话不管用,我看也不尽然。有人在叫喊“直捣反‘伪科学’大本营”,要求中国科协注销“促进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联盟专门委员会”,就是证明,“两科联盟”也就是开会说说话。我看我们还应多开些会,让大家多说些话。    我是年老了,已如鲁迅在出关中所说,牙齿没有了,但舌头还在,还能说话,而且有这互联网,我说的话可以传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这就行了,在座的老人恐怕也不少,愿以此共勉。更希望年轻的朋友担当起时代赋予的责任,继承和发扬“五四”精神 ,一往无前。

陶世龙,2006年6月25日于加拿大之Fredericton.

 

Go Back

不反对专制独裁乃至为薄熙来周永康等人渣站台的一些恶棍有痰科学的人资格吗?科学家未必是唯物主义者,但当专制独裁鹰犬的是人渣。杨振宁吧中国科学落后归结到易经头上,就是为了为专制独裁开拓。
反科学潮流与饭民主政治是结盟的。不敢与专制独裁斗争,乃至当民贼鹰犬的一些人,是中国特色。何祚庥就是一个特色。
风水潮的势力来自何方?

中国百姓历来受骗上当很多,近百年来受骗上当很惨烈。其中有风水先生与巫婆的片。大家应该好好研究给中国百姓祸害最大的欺骗是什么,最凶恶的骗子是拿些人渣?
有人说要敬畏大自然,这当然不对劲。大师们都是掌握了毛泽东思想的,所向披靡,当然不能敬畏那内有思想的大自然。受敬畏的应该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应该是伟光正的党,各级党领导。
一些熟读过“简明哲学辞典“,坚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坚信米丘林学派是真理的大师,如何某,要中国百姓信他们的话,真很能立竿见影。
共产党员不能信教,说的很好,然而有几成党员干部队伍不信风水与鬼神。
中华大地似乎阿q小d还是众多,不知道是谁之过。中国梦是否有太多的风水与鬼神?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