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photo

常识--五柳村科学自然与社会文化之页

Blog posts

茅于轼:股市何以激烈动荡?

July 14, 2015

2015年07月14日 06:50 AM

股市何以激烈动荡?

首先我们要问,为什么需要股票市场?它对社会有什么用?对社会的贡献是什么?

准 确的回答是:它给百姓一个直接的渠道,把自己节余的钱投入到…

Read more

专家:中国南水北调工程仍存争议

July 7, 2015
 
耗资巨大的南水北调工程一直争议不断,媒体称其经济成本远超预算。(VOA视频截图)
 
 

近日,在北京环保组织“绿家园”举办的一个讨论会上,有专家指出,中国政府花巨资修南水北调工程,每年给北京送10亿立方米的水,经济成本“不如拿钱给老百姓买矿泉水”。…

Read more

陶岗仁:香港人为什么最迷信

July 7, 2015
大象公会
2015-07-06

为什么娱乐圈盛产迷信爱好者?科学真的可以破除迷信吗?象征现代文明的香港为什么会成为风水之都?

 

文 | 陶岗仁

 

中国什么地方的人最迷信?不少人第一反应肯定是香港。只要看过香港电影,对庙街的算命先生、手执罗盘的风水师和画符捉鬼的僵尸道长——这些港片中频繁出现的经典形象你一定不会陌生。…

Read more

周舵:英国《大宪章》的启示

June 19, 2015

@舵爷第一:两篇合一。启示之二在之一后面。英国《大宪章》的启示(之一) 今年6月15日是英国《大宪章》签署800周年,英国正在准备举国隆重纪念,而我们中国人却对这份伟大的历史文献以及其它法治宪政文献知之甚少;在中...(使用@金果长微博 分享)…

Read more

任志强:谁的锅?谁的饭?

June 14, 2015
2015-06-14 阅读 30万+
      皇 权的时代,普天之下只有一口锅。官是皇帝封任的官,兵是皇帝招养的兵。无论是官、兵都只为守护皇权利益而奋斗。税也是皇家收入的一部分。虽然皇帝从管理上 会将这些财富分为皇权治理和皇权消费的不同部分。但都是皇帝拥有财富分配的最终权力。那些贪官用的仍是皇家的权,贪的也是皇家的财。…

Read more

诺贝尔奖得主数学家约翰-纳什因车祸去世

June 14, 2015

讣告

诺贝尔奖得主数学家约翰·纳什车祸去世

1960年,纳什和妻子艾丽西亚在巴黎。当时,纳什精神方面的症状已开始显现。两人在1963年离婚,但艾丽西亚一直在身边支持纳什,他们后来复婚。
1960年,纳什和妻子艾丽西亚在巴黎。当时,纳什精神方面的症状已开始显现。两人在1963年离婚,但艾丽西亚一直在身边支持纳什,他们后来复婚。

Read more

沈诞琦:我所认识的约翰·纳什

May 25, 2015

文字部分据2015-05-25 稻田报告

载于《上海文化》2013年第一期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数学教授约翰•纳什是当今最著名的几个疯子之一,他疯狂离奇的经历被改编成电影《美丽心灵》后,在世界各地广为传诵。约翰•纳什共入过两次精神病院,1959年在波士顿附近的麦克林医院(McLean Hospital),1961年在普林斯顿附近的特伦顿精神病院(Trenton Psychiatric Hospital)。两次入院之间他异想天开地从麻省理工辞了职,提取了所有养老金,宣…

Read more

南水北调工程已完全失败?(附官方回应)

May 25, 2015
 
2015-05-24 网友 CEOworld

 

空前浩大,举世瞩目的中国南水北调工程东线和中线一期,至今已经耗资达约二千五百亿人民币,加上后续工程和维修养护运行管理费用,总共将耗资五千亿人民币。东线已经在2013年底宣告通水,中线也将在2014年汛后正式通水。这样一项世界空前的建设工程,按官方说辞,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尤其是北方缺水,已到干渴难忍,不可持续的地步。南水北调若却能缓解北方干渴之苦,是莫大的功利,应该全国敲锣打鼓,大大庆贺一番。可是在官方媒体的宣传上,对南水北调建成的报道着墨不多,似乎是有意回避难言之词。各方重要决策者,建设者,负责者,指挥者,…

Read more

(转载)真正的贵族精神

May 4, 2015

1793年1月21日,在巴黎的协和广场,一个行将被处死的囚徒,上断头台时不小心踩到了刽子手的脚,她马上下意识地说了句:“对不起,先生。”而此刻她的丈夫路易十六,面对杀气腾腾的刽子手,留下的则是如此坦然高贵的遗言:“我清白死去。我原谅我的敌人,但愿我的血能平息上帝的怒火。”几分钟后,路易十六及皇后便身首异处。两个世纪之后,时任法国总统的密特朗在纪念法国大革命200周年的庆典上真诚地表示:“路易十六是个好人,把他处死是件悲剧……”…

Read more

胡适:东西文化之比较(1926)

May 4, 2015

五柳村编者再按:本文系五柳村于2007年5月7日在加拿大制作上网。文前文后均加有按语,说明原由。后来因所用网址被屏蔽,中国大陆的读者看不到了,幸有网友继续转发传播,遗憾的是多是首尾不全。感谢网友c2tr17全部保存在369图书馆中,得见原貌。即据以转回到五柳村再次发布。(开头和末尾部分为c2tr17的网页截屏)…

Read more

杜光:试评一篇批判《资本论》的文章

April 8, 2015

在“五柳村之窗”上读到郑在索律师批判《资本论》的文章,同时获悉清华大学蒋耘中先生组织讨论这篇文章,有感于中,略陈己见。

第一,真理愈辩愈明,任何理论观念都是可以讨论、可以批判的,只要言之成理,都值得欢迎。因此,郑在索律师认为《资本论》有两处错误,写成文章;蒋耘中先生组织讨论反驳,都是理论探讨的题中应有之义。但是,讨论理论问题应该心平气和,切忌武断,不要认为…

Read more

余英时:反智论与中国政治传统

April 5, 2015

——儒道法三家政治思想的分野与汇流  
 
作者:余英时


一、引言

中国的政治传统中一向弥漫着一层反智的气氛;我们如果用“自古已然,于今为烈”这句成语来形容它,真是再恰当不过了。但是首先我们要说明什么叫做“反智”。…

Read more

李延明:专政,还是民主?

March 13, 2015

“专政”一词起源于公元前五世纪建立的罗马共和国,本意是个人独裁。罗马共和国遇有外敌入侵或重大危急事件时,最高执政官或保民官就被赋予绝对的权力,成为独裁者,称作狄克推多(拉丁文dictahura)这个独裁者有权调动和指挥军队,中止法律,宣布临时…

Read more

木然:被不断扭曲的共产主义

March 12, 2015

东网评论 3014年10月2日


在中国,人人都知道共产主义,人人都说共产主义,人人心中都有一个共产主义,人人都说不清楚共产主义是什么,人人又都想说清楚共产主义。共产主义成了人人都可以打扮的小姑娘,打扮之后,都在比谁的共产主义小姑娘更漂亮。共产主义的小姑娘越是漂亮,就越显得荒唐可笑,就越是成为没有骨感的僵尸般的乌托邦。…

Read more

希特勒曾与斯大林签署友好条约

March 12, 2015

希特勒与斯大林签署友好条约75周年

德国之声中文网8月23日披露:1939 年8月23日纳粹德国同苏联两过签署了”莫洛托夫 - 里宾特洛甫条约”,它的一个秘密备忘录制定了分割波兰的计划,同时也决定了波罗的海国家归属苏联的命运。芬兰,比萨拉比亚和北布科维纳也被宣布属于苏联感 兴趣的地区。斯大林和希特勒自1938年以来就准备建立德苏联盟。希特勒尤其迫不及待,他希望在秋天的雨季到来之前开始对波兰的进兵。条约一周后,德国便 进攻波兰,引发第二次世界大战。两周后, 苏联军队也占领了波…

Read more

刘军宁: 纳粹与希特勒:姓左,还是姓右?

March 12, 2015

--希特勒在私下场合多次承认,他从马克思那里学到很多,对 此他不避讳。他认为,他与马克思的分歧,不是在意识形态层面上,而是在策略层面上。他告诉他的同党,整个国家社会主义运动,完全建立马克思的思想之上。用 暴力的手段从肉体消灭反动派…

Read more

老愚:中国历史课本中的历史

March 12, 2015
 

2015年03月12日 06:57 AM

中国历史课本中的历史

【编者的话】本文为作者中国历史教材研究系列之二。

为了解中共六十多年来历史课本的演变,我从孔夫子网上陆续购买了一些早年的历史教材。这些尘封在仓库里的出版物,留存着使用者的印痕,有铅笔、钢笔 的划线和字迹,可以见出上课时的状态;也有贩卖…

Read more

高尔泰:从敦煌经变说起

March 5, 2015

2013年5月24日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的讲演稿

高尔泰

女士们,先生们,很荣幸来这里讲演。谢谢贵馆邀请,谢谢大家来听。我离开敦煌,已经四十多年,那里有什么新发现新成果,无暇顾及。这次来,原本是想谈谈阅读 中国当代文学的一些心得。按要求加上敦煌部分,时空跨度很大,只能把一些小点,连成一条细线,结合起来说说,就算是漫谈吧,请大家批评指教。…

Read more

钱满素:《独立宣言》的另一半

March 4, 2015

《独立宣言》的另一半

钱满素

《独立宣言》是要“向公正的世界”摆出英王的一桩桩暴政事实,以证明独立的正当性。不料随着历史的推移,这占了篇幅一大半的主体部分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开场白却留住了永恒。

Read more

张千帆:什么是真正的爱国主义

March 1, 2015

一、“爱国”的用途与误用

在世界日趋一体化的时代,传统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逐渐成为明日黄花。[1]如果处于蒙昧状态的人类原本没有国家,如果现代交通和通讯技术正在(哪 怕是极为缓慢地)将整个地球缩小为一个“村庄”,那么过去曾被奉为至上的民族和国家只是社会进化的一个片段而已。就和人一样,有生必有死;“民族”或“国 家”作为一种历史虚构,或许是不值得不遗余力抓住不放的,更不值得为了“爱国”还是“卖国”而打个你死我活。但在近代,爱国主义成为中国第一大天经地义的 信条,有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神奇威力。一旦被标榜为“爱国者…

Read more

20 blog posts